爱游戏爱体育爱生活

NEWS CENTER

爱游戏爱体育爱生活

特斯拉股东起诉马斯克天价薪水 ESG目标推动薪酬平等 “多劳多得”时代即将结束?

 发布时间 : 2022-11-27  浏览次数 : 3

  特斯拉股东起诉马斯克天价薪水 ESG目标推动薪酬平等 “多劳多得”时代即将结束?美国当地时间14日,特斯拉公司股东起诉特斯拉首席执行官马斯克560亿美元薪酬案在美国特拉华州衡平法院开庭,为期5天。

  主导该案的特斯拉股东之一Richard Tornetta在一份法庭文件中表示,特斯拉董事会2018年为马斯克制定的超550亿美元薪酬计划,“超出合理判断范围”。其称,由马斯克的朋友兼心腹Ira Ehrenpreis领导的特斯拉董事会薪酬委员会对马斯克“马首是瞻”,因此委员会成员无法对薪酬计划是否合理进行正确评估。

  特斯拉董事长Robyn Denholm远程作证称,与马斯克薪酬发放相关的目标是“大胆的”,并认为特斯拉的经营预测“不可靠”。在审议薪酬方案时,她在董事会任职,但还不是董事长。

  同时,股东们还认为马斯克将大部分精力花在了他的其他公司,如SpaceX、隧道初创公司Boring company等,因此,股东希望废除这份薪酬协议。

  具体而言,2018年,特斯拉发布了针对CEO马斯克的长期股权激励计划,该计划一共设有12个市值目标,即公司市值每增加500亿美元,同时完成16个“营收和利润”目标中的一个,期权奖励就能解锁170万股。最终市值目标达到6500亿美元,16个“营收和利润”目标中完成12个,可获得2030万股特斯拉股票期权,约占特斯拉总股本的12%。

  在审前文件中,马斯克的律师否认了Richard Tornetta指控马斯克薪酬过高的说法。他们表示,马斯克是一位“不一般”的高管,基于特斯拉在过去10年市值的大幅增长,他应该获得一份定制的薪酬方案。

  据今年8月公布的2021年CEO薪酬调查就显示,马斯克去年的收入超过100亿美元,成为美国收入最高的CEO,且连续四年位居榜首。彭博亿万富翁指数显示,马斯克本周身价约为 1890 亿美元,仍然占据世界首富之位,这笔财富大部分来自他在特斯拉的股权。

  就在该案开庭后一天,马斯克在印尼举行的二十国集团工商峰会(B20商业会议)上表示:“我有太多的工作要做。由于最近工作量增加很多,我一周工作7天,从早忙到晚。 ”

  今年3月,苹果公布其2021财年报告后,多位机构投资者及股东投票咨询机构,公开表达了对苹果高管薪酬方案的不满。根据苹果公司公开披露的2022年委托书显示,库克2021财年的总薪酬为98,734,394美元。据其自身统计,苹果全体正式员工及兼职员工2021年薪中位数为68,245美元,仅为库克年薪的1/1447。

  因此,作为苹果股东的挪威政府全球养老基金,以及全球最大机构股东服务公司ISS,已公开投票反对苹果的薪酬方案。

  5月,华尔街日报报道称,摩根大通公司和英特尔公司拥有大约三分之二股权的投资者在最近的年度股东大会上,不支持该公司薪酬计划。可口可乐公司今年以50.5%的赞成票勉强赢得多数支持,公司治理分析师认为,支持率低于70%表明投资者严重不满。

  薪酬数据公司Equilar在对约250家公司的分析中发现,截至5月,23家标普500指数成分股公司的高管薪酬计划的支持率,低于70%。

  回到国内,今年9月,加华资本创始合伙人宋向前在朋友圈中直接质疑威马汽车CEO高额酬金。其称,“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威马都不能算是经营得好的企业。若CEO线亿元薪酬和股权激励,且占到营收的30%以上,这背后依据何在?难道威马汽车创造了比肩华为、谷歌、脸书、特斯拉的商业成就?”

  仅仅2月后,被认为是电动汽车开创者的特斯拉,同样陷入CEO薪酬过高的质疑之中。

  自1930年颁布《证券法》和《交易法》以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一直要求上市公司披露有关高管薪酬的信息,并不断深化监管要求。

  2010年,美国出台了《多德-弗兰克法案(Dodd-Frank Act)》。其中有一项规定是,上市公司必须向股东提供指定高管的薪酬信息,并以提案的形式经股东大会投票。指定披露薪酬方案的高管包括CEO、CFO以及其他三名最高薪酬的高管。

  随着ESG概念成为上市公司重点关注目标,高管薪酬作为公司治理的内容,更加受到投资者关注。

  在MSCI ESG评级中,对公司薪酬的评估主要分为以下几个方面,首先是对薪酬政策及相关机制的合理性进行评估;其次是对薪酬规模的适当性,以及与同业比较的差异性进行评估;第三是对薪酬方案是否与ESG指标挂钩进行评估。根据这三大标准,特斯拉的表现都存在争议。

  沃顿管理学教授玛丽·亨特·麦唐纳指出,高管薪酬通常根据“按业绩计薪”的理念飞涨,但这一理念并没有延伸到为公司的成功做出贡献的普通员工身上。研究表明,这种巨大的薪酬差异会在公司内部乃至整个社会中产生有害后果,包括员工士气低落、合作减少、公共产品投资不足和犯罪率上升。她认为,“董事会需要了解为何解薪酬不平等会造成重要后果。确实需要关注一个公司内部只有最高层才能享受巨额薪酬、所带来的更广泛社会影响。”

  今年5月,特斯拉被踢出标普ESG指数。随后,马斯克在推特上猛烈炮轰ESG是“一个无耻骗局”,并称“埃克森美孚都能被标普500排在全球ESG前10,而特斯拉却没能上榜。”

  事实上,标普道琼指数北美资深总监兼ESG指数主管Margaret Dorn,早在网上撰文对此事做出公开回应。她指出,特斯拉的ESG 分数相当稳定,但其他同行都在进步,相比之下,其排名则出现下滑。特斯拉此次排名下滑的原因,主要包括欠缺低碳策略和商业道德行为准则。

  她同时点名了特斯拉近期两大争议事件,一是特斯拉弗里蒙(Fremont)工厂涉嫌在工作场所实行种族隔离,咒骂黑人,黑人工人在职位、规训、薪资和升迁上皆受到歧视待遇,收到数百名工人投诉后,加州公平就业及住房部决定对其提起诉讼;二是对自驾系统涉及的伤亡事故处理不当,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已展开调查。

  她表示,这两个事件都对公司的标准普尔道琼斯指数 ESG 评分、及随后的整体评分产生了负面影响。虽然特斯拉可能在推动燃油动力汽车上路方面发挥着自己的作用,但从更广泛的 ESG 角度来看,它已经落后于同行。

  在此前《科创板日报》对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工商管理学院讲师、中国ESG研究院研究员黄洁的专访中,她提到,“无论环境还是社会责任方面的讨论,在商业社会中早已备受关注,而对公司治理领域的完善提升,是海内外企业共同的盲点”。 标普则在一份汽车行业信用风险分析简报中进一步指出,特斯拉在公司治理方面的风险将保持较高水平,特别是公司CEO马斯克违反美国证券法有关公平披露要求的风险,会越来越大。

  除标普之外的其他ESG评级体系中,MSCI在2017年给特斯拉的评级是最高等级AAA,2018年降至AA,2019年又降至A。根据MSCI官网信息,特斯拉在劳工管理与产品质量安全两个方面的表现,处于汽车行业落后水平。

  在Sustainalytics的ESG风险评估下,特斯拉ESG风险得分是28.5分,风险等级为“中等”。Sustainalytics指出,由于特斯拉在公司治理和劳工关系方面发生较多负面事件,其争议等级为“重大”。